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誉苏】探香寻梅(二)

预警:黑化ooc,文笔差,有私设,可能会引起不适,慎入

上一篇(戳这里) 

“此处谈话不便,先生不妨和我走一趟,”萧景桓一步步走向站在台阶上的梅长苏,到最后几乎鼻息相贴,他偏一下头,温热的话语在梅长苏耳边吐出,“苏先生可是有人要等,不过,目前看来是不用了。”
梅长苏一下子捏紧自己的手指,方才目光所及并无江左盟下属,但又无法清楚这到底是萧景桓把握十足还是有意在诈他,他不敢冒险,萧景桓能出现在江左地带本就说明了问题,既如此,何妨一试。他曾是鲜衣怒马的少年将军,纵如今皮囊改换,内中傲骨仍旧。
“那么,就有劳了。”梅长苏身形不动,叠在身前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按住了胃部,屋漏偏逢连夜雨,若非面前有人,他几乎要忍不住吐出来。
在他的身后,店小二仿佛没看到门口的异动会影响自家店生意一般擦拭着桌椅。
萧景桓挥挥手,止住了因为梅长苏一句话而准备上前的手下们,又微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苏先生随我来。”
离饭馆不远处停着一架马车,萧景桓先行上去,后伸出手来。梅长苏装作没看到那只手,径自上去。手的主人哈哈一笑,道一句苏先生数年不见身体倒是好了不少,收回手时也不见气恼。
马车内狭窄,萧景桓已经占据了一边,他只好在对面坐下,显然,他这边的垫子要柔软不少。
“苏先生可以在车上好好休息一下,毕竟,与其想着怎么对付我,” 他唇角逐渐上扬,眉目间却殊无笑意,“倒不如回忆回忆从前对我的承诺。”
“也好。”梅长苏双目低垂,身体向后靠过去,意料之内的柔软。他脑中飞速思索,承诺?最重不过登上帝位,这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还有什么?以誉王的个性,被这般玩弄于鼓掌,定是要将他折磨致死的,只怕,现在越温和,到报复的时刻就越为可怖。梅长苏从不怕这些,更遑论目的早已达成的现在,从北境战场活着回来的每一刻都是偷来的美梦,一时间戛然而止,虽然不适,也无不妥。只是,誉王暗中势力竟不被江左盟甚至琅琊阁知晓,且这势力,又究竟有多大,尚需随去一观。若能活着回去,他就……
车内二人一时静默无言,梅长苏目光轻轻扫过萧景桓似是无意放在膝上的双手,眼皮猛地一颤,宽袍大袖掩住了一瞬间捏紧的手指,却克制不住盯住那手中把玩之物——那是一块布满裂纹的梅花玉佩。

附:放上来证明一下我还是在更新的……

评论(5)
热度(22)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