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花语系列】百日草与蔺苏

琅琊阁上
午后的风缓缓步入一处院落,自从主人离开后便被长久封锁的院子里长满了百日草,花色混杂,又都是艳丽得要迷了人的双眼。
仍然只是好友吗?
介于红与蓝之间的花朵在微风下轻摇臻首,绯红色亦然,层叠的黄色花朵只静默的看着,白色的甚至想要淹没存在。
原来只是友人啊。
喜暖喜光而性强,说的是谁?
那怕极了寒冷的,又会是谁?
也许,友人是最合宜的。
离开的那个人本就没有多少时间囿于此,留下的人争不过天时,只醉了酒去,怒也怒过,盼也盼过,最后剩下的不过是他一人。
阳光照进了曾经最为温暖的屋中。
以上等狐毛领子为领的披风锁在柜里,需要的人已经不在了。
银质的手环犹在放着冷光,它曾环于某人腕上,后又被人藏于怀中权以念旧,到如今,又被放在桌案上,尘埃沾惹。
书籍与纸笔仍放在原处,似乎客居这里的人只是刚刚离开,很快,还会回来,还会坐于案后执书细读,还会笑着随手拾起一本掷向那总是没个正形的人,还会宠溺的回护寡言少年……
都过去了,初时尚有人日日来清扫仍不能化去失了人的森冷,不辞辛劳的亲自用花朵点缀,到头来还不如这般锁了院子来的痛快。
可锁上又能怎样呢?
被灰尘覆盖的锁孔上数道划痕无声证明着打开它的人如何颤抖,又或许那只是大醉后的神志不清。
渐渐的,也就不来了,没有人打理的房屋开始渐渐破败,特意移植的梅树早已干枯了枝丫。
至于那些百日草,毕竟只是草而已,越长越失了原本种植时的样子,越来越多,直至杂乱不堪。
到底是南方的温润,若是北地,哪还有活路。
坊间话本上将当年靖王和林家少年的情谊宣扬到了极致也不比后来流传琅琊阁主与江左梅郎的那些说不清的暧昧,然而世间最不乏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故事,没过几年又有数不清的翩翩公子与窈窕佳人的故事在茶楼被人说起。
活着的人永远在追求生存追求未来追求美好,人们最爱的还是活生生的一切,以人为甚。
数十年过去了,有人从破旧的书册中得知了某个名字,不惜千金去问垂垂老矣的种花者。
梅长苏此人如何?
老人眼眸清明,笑诘,那是谁?
问的人犹不甘心,那被锁住的院落呢?
老人皱眉不语,尚在苦思之中,问的人却已经得到了答案径自离去。
这就是故事的结尾,不过已经没有什么人在意它的结尾了,也许某一天又有人翻到了那个名字,兴致上来了问一问,也无人能答了。又或许答一句琅琊榜首江左梅郎,再问他做过什么,回答的人绞尽脑汁也只模棱两可的回一句那人好像是某个朝代的一位客卿。问到这里,再执着的人也失了兴趣,哦,原来不过是一位挂了江湖名声的普通臣子啊,我还是喜欢那些江湖大侠快意恩仇或帝王权臣朝堂权谋的故事……
这是只有时间才能做到的,逝者已逝,肉体冰冷,入土长眠,最后,无人能记。

附:百日草又名百日菊,花语:混色——纪念一个不在的友人;洋红色/品红色——持续的爱;绯红色——恒久不变;白色——善良;黄色——每日的问候

想写这个系列好久了⊙▽⊙然而我是拖延症,所以……
这是第一篇,每篇对应不同的cp,因为我喜欢的太多233333

评论(2)
热度(10)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