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堪醒】不行我得把大纲记一下,不然又乱了

现代AU
蔺晨在二十三岁那年认识了梅长苏,然后就是治病啊日久生情啊,梅长苏复仇啊成功了啊,可是自那之后梅长苏身体耗损太过,在他们认识的第十三年逝去,留蔺晨一人终老。
待到垂垂老矣,蔺晨还记得初识的场景,只是他不敢回想,自诩万事不萦于怀的他偏偏对操尽了心。
谁都有离开人世的那一天,蔺晨微笑,看着他和梅长苏带大的飞流在床边低垂着头,“坏人,不死”
蔺晨想摸摸飞流的头,却发现自己手已经无法抬起了,只得苦笑了一下,“已经是大人了,怎么还是小孩子模样。你苏哥哥已经等我太久,我也该去陪他了。”
恍惚中,他看到梅长苏冲他笑得促狭,仿佛是嫌他太瘦。
他喃喃的说了句,停止了呼吸。
蔺晨的眼角落下了一滴泪,他惊醒过来,却看见身旁横七竖八躺着的朋友们,也就庆林比他们早醒了些,“你醒啦?”
这是?蔺晨还沉浸在刚才那个梦里。
“咳,昨天喝的太疯了……”
哦,对了,昨天他们这群人刚刚大学毕业,开了个party。
一切,还没开始。
十月蔺晨去父亲的医院实习,他遇到了他的第一位病人,准确的说是他父亲的病人。
“你好,我叫梅长苏。”

评论(4)
热度(8)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