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蔺苏】堪醒 上

预警:蔺苏现代AU,OOC有,全员有,结局未定

===========正文=============

蔺晨二十三岁那年遇到了十八岁的梅长苏,后来,一个名叫飞流的孩子闯入了他的生活。

蔺晨前二十二年的人生里认识了很多的人,宽厚稳重如蒙挚,开朗大方如言豫津,端正耿直如萧景琰……从未有人如梅长苏这般有趣,虽然初遇时那人还是一个无法完整表达自己想法的病人。

梅长苏是蔺晨父亲的病人,据说蔺父和梅长苏的父亲有些什么不得不提的过往。什么大战三天三夜什么一生知己什么恨不相逢未娶时……诸如此类的传言蔺晨听了差点成为第一位因为笑得太过而住院的病人,享年21岁。啧,你们见过两个老头子石头剪子布斗了一天的酒然后睡了两天吗【手动再见】,所以这件事情已经无聊到蔺晨和梅长苏谁都不想提起,当然,更不想更正世面上的传言,并不是因为懒。

说回正题,蔺晨作为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准备去自家医院工作的年轻人,碰到这种连自家老爷子都觉得棘手的病患不由得感叹老天有眼终于给老头子点事做而不是整天折腾自己了。

很快,蔺晨就发现忙的不只是老爷子,他需要照顾这位病人,鉴于他的父亲说哎呀小晨你这么细心体贴很适合照顾病人啦别的护士们我都不放心。

感情当我是小护士?!蔺晨内心刷过无数条弹幕最终还是认命的接过这项工作,没有薪水!而且空闲时间还要准备研究生考试,天知道他那里来的空闲时间!

不过照顾了一段时间后蔺晨发现这位病人还不错,没有什么太多要求,毕竟生活能自理,只是言语不通而已。

除了,每隔那么几天的嗜血倾向。眼睛涨红,攻击性的嘶吼,和被强行压抑的动作。

这是怎么回事?间歇性卟啉病?

是火寒毒。蔺晨的父亲摆摆手,书房里自己去看吧。

被大火灼烧又被雪蚧虫啃噬全身,蔺晨抖了抖,他不敢想象会是怎样的痛苦。

合上书,蔺晨问父亲,彻底,还是不彻底?

彻底。

蔺晨没出声,只定定的看着床上安睡的病人,也让我参与吧,毕竟……“也算个特殊病例”这几个字噎在蔺晨口中终是没说出来,因为参与的根本原因不是这个。

他动心了,对着一个还剩二三十年生命的病人。一个比他小的,正在忍受着病痛的男子。

调养了一年,到了解毒的那一日,饶是蔺晨做足了准备仍有些颤抖。

醒了。

蔺晨将水喂给梅长苏后就迫不及待的去寻父亲。

【未完待续】
会从考试前我居然在写文⊙▽⊙大概也是明年再考的节奏……

评论(4)
热度(13)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