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蔺苏】双缘

#蔺苏##现代AU#前世今生设定

事情大概是这样,他推开门的时候只停顿了一下,说,可能你不会信,但我真的爱你。
之后他就离开了这个在曾经的十二年间被他们称为家的地方,只留给站在原地的人一个空荡荡的走廊,从此再不相见。
他作为人的一生已经结束了,再往后,也不过是做回从前的一棵梅树,静静的生长在琅琊山下。
也许他还会回想化为人形时发生的一切,也许他会和那只经常和他拌嘴的鸽子说那些年发生了什么,再任由它吐槽自己有多么痴心妄想。
他其实是有些后悔的,他承载了那个埋在他根下人的记忆,想要帮他完成那个与君同游人间的执念,就贸贸然找去人间,又岂知沧海桑田,人非故人。
初遇时他对人世间的一切都很好奇,跌跌撞撞几经挫折,终是有了个人的身份时才敢去见他。
你好,我是蔺晨。
你好,我是梅长苏。
再遇时因着刻在灵魂上的誓言而渐渐接触,从而相知相惜。
你觉得,人有前世吗?
我的梦中,一直有一个人,说他要和我游遍人间。
他是……
他一直明白这一切不过是他偷来的,他窃取了记忆窃取了身份窃取了情谊……总有一天要还回去的。
你究竟是什么。
这一天终于到了,他反倒觉得舒了一口气,原来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断了,他想哭,哭自己苦苦经营的一切终将如烟散去,也想笑,笑自己不过一十二年的相伴就以为会一生一世却忘了人妖殊途,更多的,则是不知所措。
这十二年间他们闲暇时曾游湖品茶、吃素斋、游灵峡、看佛光、逗猴子、吃小吃……执念已达,断无再留之理。
这时被他认出真身,也算合适。
他正颜,答,正如君所见,欺瞒之罪,还望宽谅。
那人不言,只道,我当从未识君。
他还是怕自己的身份惊到那人,又或者说他还是爱上了那人。
情之一字,最是难懂,下山前那只鸽子曾和他说人间最可怕的是情,一念爱恨,稍有不慎便是天渊之别,他承受不起。
作为人的旅行,当然也要以人的方法回到琅琊山。
坐在火车上他想起那句话,这不也承受过来了吗,他只怕那人不能原谅他。
那人曾说过,欺骗最不能忍。
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一个人,书籍散落一地,他帮忙拾起。
谢谢您,被他撞到的青年笑意盈盈,一双眸子里似是盛满了星辰之光。
也在这一瞬间他认出了面前这个人,记忆的主人。
您也是住这栋楼的吗?
不是。
啊,真是不好意思。
无碍。
坐在火车上的他回想起那一幕,也许这就是缘分,旧缘灭,新缘起。
待回到琅琊山,先是被那鸽子嘲笑了一通说什么真是肉麻,走的时候还要表一下白人家又不在意他。
他反问,你怎么会知道。
鸽子支支吾吾说正巧路过。
他笑笑,说许久不见你又胖了一圈想飞起来就更难了吧。
……
插科打诨又是一天,仿佛他们从未分别十二年。
也许并没有人注意到,其实命运早已注定,时空交错,不只是人有轮回。
山下的茶馆中说书先生正讲到南朝萧梁时期。

End

评论(2)
热度(16)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