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蔺苏】琴与剑与笛

梅长苏擅琴,蔺晨舞剑时琴音悠悠,总比那笛声响起呜呜的声音——蔺晨开始时可没少受折磨,教了许久才能吹出一首完整的曲子,后来就成了江左金令。

哦,说到这里还有一段趣事,有着牌子收集癖的梅宗主是想用一块金制令牌的,而最终定了这笛曲却是蔺阁主软磨硬泡的结果。据说理由是什么金牌太常见容易被模仿之类的,而这笛曲是蔺晨所谱,别无二支。说白了,这不就是变相秀恩爱吗,那些听过江左金令的人除了畏惧江湖第一大帮之外,还有点酸溜溜的心思,被秀了一脸恩爱,“宝宝心里苦”大抵如此。

扯远了,还是回来说这琴,当年琅琊阁众人可是大饱眼福。桐木斫琴纯丝为弦,可谓琴音悠悠,再配上江左梅郎那削葱指尖,当真是一种享受。

蔺少阁主舞剑也堪称一绝,潇洒风流间隐有肃杀之意——

不不不,你这是没看到阁主与宗主在一起时的场景,什么潇洒什么风流,都如孔雀开屏一般闪瞎人眼,至于那肃杀,哼哼,黎纲撇嘴,早就成了情意绵绵只差内什么粉红泡泡了,也亏宗主能忍得下去。

不,坏人,狼!飞流反驳。

咳咳,小飞流你懂得太多了,黎纲赶忙拿块百花糕引开了小孩子的注意力。

啊?这是什么意思?听的人满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

咳,你在这里待久了自然就知道了。

哦。

 

Tbc

这是一个系列,ooc见谅

笛子的脑洞源自微博上有人把宗主的江左金令改成了小星星“嘟嘟 嘟嘟 嘟嘟嘟——”

咳,想了一下,这个系列也可以叫做“小飞流你知道的太多了”~

评论(2)
热度(16)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