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蔺苏】落花风雨

四次蔺晨听从了梅长苏的话,一次他没有。

梅长苏叫过很多次蔺晨的名字,印象最深的有五次。

第一次在琅琊阁

“蔺晨?”这是梅长苏伤愈后的初次呼唤,带着隐隐的不确定和诚挚的感恩。他听老阁主叫过多次,刚刚能开过口说话时,他看着面前笑得温暖的人,不由自主就说了出来,复又掩饰性的干咳了一声,“蔺少阁主。”

“无妨,美人儿怎么叫我都行。”

第二次在江左盟

“蔺晨——”这是梅长苏将要前去金陵前的最后一次呼唤,满满的无可奈何。这一日,二人同时出发,蔺晨要去南楚忽悠那位宇文霖。谁知这人竟胡搅蛮缠数日非说什么要一日一飞鸽传书要记得吃药夜间不要蹬被白日里出行要穿披风,如此种种,梅长苏不胜其烦,偏这人毫无一丝自觉,到萧景睿言豫津已至江左,这人仍是喋喋不休,梅长苏无奈这才出言制止。

“诶诶诶,长苏,我这可是为你好呀。”蔺晨笑得眉眼弯弯,让人看不清里面的神采。

第三次在金陵苏宅

“蔺晨!”这是梅长苏第一次对蔺晨落泪,大梁元佑六年的冬日,烽烟四起,好似前一刻他们还在商量待事情了结该去何处游玩,下一瞬,梅长苏就下定决心要去战场赴死。是的,赴死。冰续丹只能支撑三个月,梅长苏知道,蔺晨更是了解。有时候,蔺晨也在想,他是不是不该收下那冰续草,也许一切早就注定好了。

“……我答应过要陪你到最后一日。你虽食言,我却不能失信……”

第四次在北境战场

“蔺…晨……”这是奄奄一息被蔺晨抱在怀中的梅长苏,唇角带血,面色苍白,解下兵甲后汗湿衣衫下的人瘦弱得硌手。这是最后一日,梅长苏唇角微勾,无声吐息,我爱你。

“长苏!”蔺晨不敢置信,“我们回琅琊阁!”

第五次在石楠树下

“蔺晨~”梅长苏眨眨眼,带着午睡初醒的迷茫,伸手去拍挡在面前的大脸,完全不顾那人略带委屈的表情。

“长苏,已经有十多天没做了……”蔺晨刚从山下回阁,这半月奔波不停好不容易完工回来,却看到梅长苏合目躺在树荫下,初夏时节衣衫略薄,领口微敞,无边春色。蔺晨默念食色性也,便凑上前去。

End

评论(14)
热度(34)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