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蔺苏/烟苏(我苏)】既见君子

主蔺苏,副我苏,不喜慎入,HE

===============正文==========

苏择烟在梅长苏身边很久了,从他刚刚拆下满身的纱布开始。

他看着梅长苏从最初看到自己容颜时的痛苦不堪,到与蔺少阁主插科打诨。

又看着他从孤身一人到聚集赤焰旧部成立江左盟,再到成为江湖第一大帮宗主,吃了多少苦,经历了多少次险象环生的暗杀,心抽痛着,却什么都做不了。

是的,他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他连一个人都算不上,只是一个不知缘由漂浮在梅长苏身旁的灵魂而已。他唯一记得的,就是自己的名字,和身边这个人是梅长苏。

他只能漂浮在梅长苏附近的三丈之内,若是远离,就要承担撕心裂肺的疼痛。

很可笑是不是?

所以他最初是厌恶这个人的,因为他的存在而不得自由的自己。可是,这厌恶又不纯粹,又或者他的内心其实是非常矛盾的,他会为了梅长苏的病痛而心疼,会在梅长苏吐血的时候将帕子漂浮到他的唇边擦拭,即使他很想显出身形。可是不行啊,世人语怪力乱神,又言敬鬼神而远之,他怕极了万一梅长苏因为这些而惧怕或者不喜他的存在。

这些想法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又一遍,苏择烟不得不承认他其实是喜欢梅长苏的,更准确些,是仰慕。他突然有些感谢苍天的恩赐,让他得以遇见他的信仰。

他从蔺少阁主和梅长苏的谈话中得知了梅长苏的身世,那些经历,苏择烟暗想,若是自己早就承受不住了吧。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苏择烟只敢在梅长苏入睡时轻轻的抚平他眉心的褶皱。

其实,这些他也是很少做的,有琅琊阁的蔺少阁主在,蔺少阁主看似洒脱不羁,实则细致入微。有蔺少阁主在的日子里,苏择烟只是静静的在一旁看着他们嬉笑玩闹,被世事逼迫得沉重的人也只有在蔺少阁主在的时候才会轻松些。

这样很好,苏择烟希望这样的时光能够永恒。

喜欢,分两种,一种是在一起对他好让他幸福,另一种是看着他和别人在一起让他幸福。

苏择烟有时候也在想,为什么自己只是一个灵魂,什么都做不到。有时候他的脑海中也会闪过一些片段,关于梅长苏,关于梁国,关于以后……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些记忆,也就渐渐的学会了不去想,那些记忆太过痛苦,只是想一想,就痛的几欲落泪。

就这样,十一年过去了。

终于到了苏先生活下来的第十二年,谢家和言家的公子接了苏先生去金陵,那个看起来明亮华丽实则浊流涌动的地方。

马车颠簸,只身入金陵。

开始了,一切按着苏择烟记忆中的片段进行着。

金陵城是江左梅郎掌下的棋局,几入险境,被误解被质疑被怜悯被关怀,所幸,夙愿达成。

听着蔺少阁主对出游的描画,看着梅长苏笑的柔和惬意,品茶吃斋游山玩水看佛光……多美好的计划,不去计较身体能否撑得住,还真是一家出行的美好愿景。

祭典之后就走,苏择烟也计划着跟着他们游玩一圈,然后在他们回琅琊阁的离开,他觉得自己在慢慢消散,也许,是因为心中的执念将要达成的缘故。

还是太早了,若是一切就在这里结束。苏择烟心中有些恐惧,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而那也应该是他存在于此的目的。

很快,就有了答案。

梅长苏的结局若终止于此,则太完美,太温馨,连苍天,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于是,梁国四境烽烟乍起,在北境,朝廷竟无一员合适的帅才可派。可笑不可笑?只有曾经作为林殊的梅长苏才是最合适的人选,也许是因为梅长苏的使命尽了,而林殊终归难逃马革裹尸的结局,所以,才有了这么合适的天意。

“……三月之期一到,就是大罗神仙也难多留你一日!”

也许聂铎能找到冰续草也是一种天意,蔺晨将其制成丹药的时候就已经想到,十命换一命的冰续草,梅长苏肯定不会用,那,能以药效激发三月体力的冰续丹呢,他不敢想梅长苏会在什么时候用到它。

这一切其实早就埋下了伏笔,东宫太子夺嫡失败被废,九安山誉王兵变梁国内乱,正是梁国自顾不暇的时候,也正是邻国进攻的好时机。

战甲换却青衫,终是到了出征的时候,没有人想要认识三个月的林殊而终结掉梅长苏,可这是他的愿望,又有谁忍心拒绝。

蔺晨从军,飞流从军,而苏择烟只能在一旁漂浮着,他只能是完完全全的局外人,什么都做不到,也许。

该说不愧是林殊吗,三月为期,梁国再胜大渝。

从战场上下来,梅长苏就陷入了昏迷,一片黑暗之中,有一个略带哽咽的男声响起,“苏先生,我喜欢你。”

这声音梅长苏从不曾听过,却也觉得熟悉,仿佛这声音的主人早就陪伴在他身边一样。

“我只能喜欢先生,可什么都做不到,”那声音由远及近,一道白影也缓缓出现,仍是模糊不清,隐约是一个瘦削略矮的男子身形,虽是世间不可思议之象,梅长苏也未多做诧异,那声音也在继续,“我不会让先生困扰的,此次出现,只是想让先生好好的活下去。”

“活下去?”梅长苏苦笑,“你在我身边这么久,又怎会不知我命数已尽。”

“先生放心,我会让先生活下来的,”那声音稍显焦急,身形也向前行了几步,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蓦地停住了脚步,“先生,苏择烟仰慕先生。”身形缓缓下拜,竟是一个大礼,“此生得以陪伴先生,是择烟之幸。”

“究竟是何办法?”梅长苏看着面前的白影,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择烟因一丝执念跨越世间界限,陪伴先生身旁,如今心愿已成,当魂游四海。”那声音顿了一顿,强压下悲伤的情绪又继续道,“先生不知,我曾于书中一窥先生生平,那时,就已经心慕先生。如今,先生和蔺少阁主两情相悦,自是择烟所乐见的,扭转天命的罪责……”白影掩唇不言,过了一会儿才低低笑出声来,“先生也该醒了,不然蔺少阁主的男儿泪也要落下来了。择烟叨扰先生多时,还望先生海涵。”

白影消失不见,漆黑的梦境也渐渐散去,耳畔有人在唤着他的名字“……长苏你要是再不醒我就真不管你了。”

“这可不行,苏某还想和少阁主去游览山河风光呢……”梅长苏轻声回应着身边人的话语。

“……长苏!”蔺晨惊喜低头,看着梅长苏虽然仍旧面色苍白,双眸却亮晶晶的看着自己,忙替他把了一下脉,困扰十四年的火寒毒竟是清了。

“黄泉不收,我只好回来找你了。”梅长苏微笑,“我还以为会看到少阁主的男儿泪呢,真是失望。”

“长苏你——”蔺晨擦拭了一下眼角,哭笑不得。

“我如何,我是舍不得你才回来的,竟然一点感动也没有,”梅长苏缓缓坐起,靠着急忙过来搀扶他的蔺晨身上。

蔺晨低头看着梅长苏的发顶,“非白首不离。”

“不离。”梅长苏安抚的握向蔺晨的手。

回到琅琊阁后,梅长苏将一块旧帕上题字“赠苏择烟”,并做一幅雪中梅树图,以火焚之。

同时,在另一个时空的一间医院里,一位昏迷一年之久的病人在唇角露出一丝微笑之后,永远的长眠了。

得见君子,不胜欢喜。

End

写粗来啦,拖延症晚期表示在deadline前一天完成真是不容易2333
然后就是因为私心所以想写我苏【捂脸】意淫一下⊙▽⊙不过主要还是蔺苏啦。

评论(10)
热度(18)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