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蔺苏】恋爱三十题之养猫(待修)

长苏猫化,糖

#蔺苏恋爱三十题##养猫#

大梁元佑七年,蔺晨捡到了一只长毛狮子猫,色纯白,为黄蓝鸳鸯眼。

那时的蔺晨白衣染血,刚刚解决了一件事情,正要回去时,忽听到脚边有喵喵的声音,低头一看,一只浑身雪白唯头顶有一团黑色的长毛猫正蹭着他的衣角,对视的一瞬间,蔺晨被那双眸子吸引,情不自禁的将它抱入怀中。

“雪中送炭?”蔺晨嗤笑,“已入深渊,何求碳暖。”

那只猫好像听懂了他的话,蹭了蹭蔺晨的脖颈,爪子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蔺晨的手,软软的肉垫满是安抚的意味。

那一瞬间,蔺晨似乎觉得那个狠心的人回来了。

“所以你糊了我一头的血?”

“那是爱抚,你懂不懂!”

面前的人剥下一个橘瓣,送入唇齿间,“不懂。”

“……”蔺晨气结,将手上的橘子皮扔过去,“刚抢了我的橘子,现在又这样,白费我捡你两次。”

“你自愿的。”吃着橘子的人一点都不领情,头上还不能自由变化的猫耳一动一动,身后的尾巴也得意的甩来甩去。

“是是是,我算是被你吃定了。”蔺晨按下那人伸向自己手中新剥的橘子的手,“不过那时你怎么会附到猫的身上?”

“谁知道。”梅长苏耸耸肩,一脸无辜。

“要我说,”蔺晨看着对方身上毛茸茸的披风领子,“大概是因为你们长得像。”
梅长苏尾巴直接糊上那人的大脸。

“嘿,打人别打脸啊!”蔺晨拽住那条毛绒绒的尾巴,轻轻地抚摸着。

“好瞄准啊。”梅长苏咕哝一声,努力抽回自己的尾巴,却抵挡不住困意的来袭,逐渐沉沉睡下。

蔺晨见状将人抱起放到卧榻上,盖上被子,自己也钻了进去。

“冬日之暖。”蔺晨低语,渐渐地也合上了双眼。

是了,元佑七年,世人皆传琅琊阁主对那些胆敢诋毁曾经江左梅郎的人是拼了命也要诛杀的,仿佛,是一把失了鞘的利剑,若不伤人,便是伤己。

却也是那一年,大梁持符监军苏哲的周年祭日,蔺晨重逢了他的剑鞘。

【长苏猫设定参考临清狮子猫中的雪中送炭。
时间线:元佑六年长苏逝,元佑七年以猫之形态回归。】
大声告诉我这是糖对吧!

评论(8)
热度(32)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