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藺蘇】戀愛三十題之折梅

-長蘇,你說我折一枝梅放到你面前如何?
-嘖,你肯定說我辣手摧花。
說著,藺晨也笑了,他能想象得到那人撇著嘴說你又在教壞小飛流了,不過那一雙眸子里亮晶晶的盛滿了笑意。
冬日已至,六出之花人間傾覆,淺色衣衫的人笑意微苦,站在一樹紅梅下,面前是江左梅郎的墓碑。
折梅寄君,可好。

评论(2)
热度(3)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