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蔺苏】恋爱三十题之饮茶(接龙)

和 我才是茶盘  @只開糖果舖  的接龙~

刀与糖的转换~这次是BE诶~虽然我觉得结局很美好……

 

原文:

-长苏,这可是我辛辛苦苦给你沏的茶,喝一口呗。

-不喝啊。

【抿一口】

-我觉得味道还好啊。

-长苏啊,我好不容易给你沏一次茶,还不喝。

-长苏,你不喝,我就倒了啊。

-我真的倒了啊。

-长苏。

“蔺阁主,我家宗主早就不在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以为,他一直在我身边。真是个没良心的混蛋。”

-到头来,还是砸了我琅琊阁的招牌。

-长苏,我不爱喝茶,太苦。

-可是,每每饮起,就像是你还在。

-我大概,戒不掉了。

 

茶盘:

梅長蘇站在一側,輕嗤:又在演戲,跟你說了,我不會再走了,只不過出去看了一下園子裡的紅梅,你就這樣,來,吃一塊糖。

 

苏择烟:

藺晨晃了晃神,那聲音好像就在耳邊,可是,他伸出手去,卻什麼也抓不到。“多可笑,我原是想逗你的,現如今……”語不成聲,勉強扯動了一下唇角,“黃泉之下,等我”。

 

茶盘:

噗——藺晨,你這個傢伙,又在說什麼呢,我們這不正在黃泉下嗎?我等了你15年,你終於來了,喝完這碗孟婆湯,我們此生仍去琅琊山。

 

苏择烟:

“好,來生我們一定要早些相識。”藺晨一口飲盡碗中湯水,“長蘇……”面前的一切漸漸模糊直至消失成一片黑暗。藺晨驚起,月光透過窗戶照進來,一室清冷,“終究,是夢啊。”榻邊的書案上,還留有白日裡剩下的半杯茶水,伸手拿過,輕抿一口,“嘖,真苦。”他說過,非水苦乃命苦,終成讖。

 

茶盘:

「合鳥,合鳥,快出來玩雪」一個小小的糯米糰子從門外滾了進來,拉住那個自稱藺晨,卻明明是另一個小糯米糰子的袖子,一起骨碌碌地滾到雪地裡嘻笑玩耍,老邁的黎綱看著他們,不解地說「明明是兩個小屁孩,說話怎麼總是跟大人似的,還好老閣主撿來他們,也算是宗主和少閣主相繼離世後的安慰吧」

 

苏择烟:

“誒,等等我。”白色的小糯米糰子追著小小的梅長蘇。

老閣主看著那兩個小孩子,這樣也好,你們相遇時尚且年少。

誰曾希望“再相遇,吾蒼髮鬢白,君十八。”

這樣,就夠了。

長蘇,藺晨撫摸著袖中的銀鐲子,“你也如此想吧。”

“黎綱,陪我去看看長蘇吧。”

 

後記:

嘖,我真的覺得這是糖啊。

那個小藺晨是藺蘇二人的執念所成,小長蘇當然是宗主的轉世啦~

【吾蒼髮鬢白,君十八】源自劍宿意琦行給綺羅生的祭文,真的,特別愛這句!順帶安利意綺這對cp!

评论(3)
热度(5)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