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蔺苏】腊八是什么

#蔺苏##腊八#双结局注意,先糖后刀,只想吃糖的话就不用看第二个结局了……别说我没预警(ಥ_ಥ)

-腊八是什么?

若有人在二十年前问琅琊蔺少阁主,他可能会说不过是个节日,顶多,粥好喝些罢了。

-腊八是什么?

二十年后有人又问了一遍。

-是一碗粥,配着一碟榛子酥。

蔺晨还记得那是他们相遇的第十四年年尾,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悲大喜的战争。

那天腊八,蔺晨从外面回来,本是期待着吉婶的一碗腊八粥,却不料吉婶笑着说早就有人给少阁主备好了,正等着少阁主去喝呢。

急冲冲赶到屋子里,却见那一袭雪灰色衣衫的人抬头冲他笑得眉眼弯弯,身前的桌案上正是一碗热气腾腾的腊八粥,和……一碟许久不见的点心。

-外面下雪了吧,快过来喝点粥暖暖。

一碗粥,一柄勺,两人同食。

-这,榛子酥?

-正是,难不成这老饕也有不识之时?

-长苏你……?

蔺晨担心的上前把了把梅长苏的脉,还
好,一切正常。可是……

-你不是太久没吃了吗,也不想尝尝?

蔺晨依言拿起榛子酥,尝了一口,虽说不如山下糕点斋,但胜在是他家长苏亲手所做,这一点就足以胜过所有。

-人间美味。

蔺晨仔细的吃净了那一碟榛子酥。

长苏对榛子酥过敏之重,他不是不知,他也能想到为了做这一碟榛子酥长苏费了多大的力气。

-不够吗?

-够了,长苏,这一次就够了。

相对无言。

情至深处,眼神相对即已明了心意。

榛子酥,做一次就够了,我怕你受苦。

好,那以后,每一年的腊八粥,我给你做。

好,以后,每一年。

许下的是一生的约定,有谁还会怕那短暂的生命呢,长苏若离去,那便是带走了蔺晨所有的柔情,君若怜,请多留恋人间。

【想虐嘛?想虐就继续看吧,不想的话看到上面就截止了。】

又是一年腊八,梅花树下,有一身影孑然独立。

-五年,足矣。

人间美味,蔺晨低眉,终是再也尝不到了。

风吹雪落,玉尘飘散人间,梅树下,月白衣衫的人满头银发,以身澡雪。

他还记得长苏和他曾有一年归家略晚,风雪早至,落满发间眉梢。

-我们这样,算不算共白首?

-不算。

彼时的蔺晨还想着能有真正白首的一日,谁曾料,终是痴妄。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End

结尾诗句来源:《梦微之》白居易

以身澡雪:出自剑宿意琦行的剑名澡雪。嗯……太喜欢这个名字就忍不住用了。

评论(18)
热度(24)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