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蔺苏】恋爱三十题之午休

蔺苏  恋爱三十题之午休

“为了让一个死人复活三个月,你要终结掉自己吗?!”

梅长苏自睡梦中惊醒,看了看身旁仍在熟睡的人,微微笑了一下,数个月前那场争执以及之后三个月的战场厮杀和生离死别的绝望,虽然他失去了身体在生机耗尽之后发生了什么的记忆,不过能和蔺晨走遍曾经他兴致勃勃计划的出游,梅长苏觉得缺失的那部分也没什么重要的了,毕竟那些必然不是什么好的记忆。

初夏的午后,阳光照在脸上暖洋洋的,梅长苏忍不住眯起眼想要再睡一会儿。看着身畔的熟睡的人,梅长苏唇角上幸福的弧度根本无法隐藏。

……胖子,醒醒。

梅长苏拍了拍蔺晨的脸。其实,现在再说他胖也不大合适,约是战事磨损太过,蔺晨自那时起就迅速的消瘦下来,这状况回到琅琊阁后也未曾改善,梅长苏看得心疼。原先的衣裳套在他的身上,竟有了几分宽大之意,本就出尘脱俗的人,现在更是有了飘飘欲仙之感。

许是感觉到了梅长苏的动作,蔺晨咕哝了一声,继续睡了过去。梅长苏好笑的看着他,清风拂过他的苍白纤细的手,一片树叶打着旋落下,摇摇晃晃的落到蔺晨的唇上。

“嗯……”蔺晨终于醒了,他像是没看到梅长苏一般,抬手取下,有着绯色边缘的石楠树叶像极了恋人心力交瘁时染血的唇瓣,蔺晨忍不住放在唇边吻了一下。向来盛满笑意的眼角,此刻通红的险些落下泪来。

这人,梅长苏暗笑,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多愁善感起来。

还不待梅长苏有所动作,蔺晨突然起身走到石楠树下,动作之猛带得躺椅也为之晃动,梅长苏追上去自后拥住他。

一切,都过去了。阿晨,我现在还在你身边不是吗?

蔺晨静默不语。

伫立半晌后,终是力有不支一般颓然的靠着树坐了下来。

“长苏,你可是想我了?”

想你?

梅长苏不解。

阿晨,你看看我,我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吗?

梅长苏伸手想要掰过蔺晨的脸朝向自己。

急切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他的手,怎么会穿过蔺晨的面颊?!

不敢置信的缩回手,细碎的阳光从树叶间洒下,穿过了,他细瘦且透明的手指。

难道?

他急切的起身,终于看清了蔺晨的另一边手扶着什么。

「吾爱,梅长苏。」

原来,已经死了啊。

梅长苏反倒释然了,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他终归是要有这一日的,不过是早一些晚一些的问题而已。

只是,他不忍见蔺晨如此消沉。

虽然他很想蔺晨永远记得他,永远爱着他。

人都是自私的,不是吗?

蔺晨是他的,无论他梅长苏是生是死。

可是,梅长苏第一次如此恨自己的不济。

梅长苏终于忆起他是如何在胜利之后直接软倒在蔺晨的怀中,后者眼角的泪就像他唇边的血一样仿佛永远也止不住。

忘了我。

这是梅长苏最后一句留给蔺晨的话语。

不求来世,今生已满。

请你忘了那个叫做梅长苏的人,那人不顾惜自己的性命,你也不必记住他。

后来,他就成了一抹幽魂,镇日不离蔺晨左右。

终于回想起一切的梅长苏渐渐消散于虚空之中,拼劲全力在蔺晨唇上落下一吻。

黄泉路上,君,莫要来的太早。

梅长苏,会一直等着你,若是不到九十九岁,决不,见你。

评论(8)
热度(15)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