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蔺苏】霜雪满头可算白首

微博上看到的互换衣服梗
===== ==== === =====正文 ===== ======== =====

大家都记得从前的蔺少阁主很喜欢穿淡蓝或纯白的衣衫,若是放下那一直抄着的手,长发低束着,眉目含笑间端的是风流公子,软红千丈,所过之处惹得佳人不胜心动。

可是后来不知怎的,蔺少阁主总是穿一些月白竹青等色的长衫,手上也总是抱着一件狐毛领的雪灰色披风。

说到这件披风,也是有一件趣事的。

蔺少阁主开始时总是披着这件披风,后来因为身体底子太好,鼻下出了几次血之后就只好抱着了。

虽说是趣事,可人们总觉得脱下披风的少阁主是不大开心的。

再说回少阁主的装扮,他将雪发盘起,用一个略旧些的白玉冠束着,原先眉目间的笑意也不大见得到了。

不说年纪轻轻惊白了一头乌发,他这装扮自是显得十分文雅,可到底,与他原先跳脱的性子是不符的。

笔者侥幸听江左盟的人说,他们曾经的梅宗主,也就是那位江左梅郎也是经常著这类衣服的。可要是再问些什么,也只是垂下目光,摇摇头说那些陈年旧事就不要再提了。

直到时间过去了很久,少阁主变成了老阁主,在一个夜里合上双眼微笑着睡过去再也没有醒来。人们才在他的遗物里见到了一件叠的整整齐齐的这位阁主年少时穿过的淡蓝色衣衫,上面赫然放着一个银质手环,上书,赤焰林殊。

把我葬到曾经梅岭的战场上吧,他等我太久了,蔺阁主的遗书上写到。

因为太过爱一个人,他不在了,自己也慢慢的活成了那个人的样子。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明天上午考两科我居然还在这发文(ಥ_ಥ)
不过因为期末地狱周,所以这是刀子(ಥ_ಥ)

诗句来源: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宿草八回秋。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不?——《梦微之》白居易

评论(6)
热度(17)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