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蔺苏】顾我则笑

【蔺苏】顾我则笑

慎入,BE

#暗恋十题#

题目出处lo主@一眼洪川

送给阿颜  @一只安静的甘蔗精  的生日贺文,生日快乐!

希望看了别掐死我QAQ

一发完。

1.伸出去却又缩回的手.

“呜呜……”

蔺晨一抬头就看到被自家父亲救回来的那个白毛又梦魇了,双手胡乱挥舞着,帮他盖好棉被,欲压下他的乱动的双手,蔺晨的手伸出去还未触碰到就缩了回来,只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人低声安慰着别怕。

明天,就要开始拔毒了。

已经这样三个月了,父亲从梅岭将这个人救回来,又命他悉心照料着。

他其实很不喜欢这个人,初见他时这个人强抑着嗜血本能的样子真是可怜,平静时又一言不发的望着窗外除了他父亲任谁也不理。蔺晨曾仔细的想要看进这个人的内心,可光望进他的眼睛就已经觉得十分压抑,悲痛而压抑。

忍不住就想要了解这个人。

鲜衣怒马的将门之后,奋勇杀敌的少年将军,被自己人偷袭经过烈火又被毒虫啃噬全身,叫做林殊。

这名字起的不好,蔺晨摇头,殊,从歹从朱,死也,刑也。

不过一个病人而已,半个月下来蔺晨发现自己对他的关注有些超乎寻常了。

对于林殊的日常护理,蔺晨从不假手他人,他说是怕灵仆们不知轻重伤了病人,这理由自己也觉得可笑。

他还能怎么说?说他喜欢这个人,不想让别人触碰,最好看都别看?

向来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蔺少阁主这次可是栽了,还是栽在了一个看不出模样的白色毛球身上,欲哭无泪。

那还能怎样,乖乖伺候着呗,蔺晨打了个哈欠想道。

看着面前的人终于从睡梦中平静了下来,蔺晨看了眼窗外。

明天,就要到了啊。

给自己的心上人捏个什么样的脸呢?这是蔺晨的新问题,尽管,他已经想了有一个月之久。

他终是,没有握住这双手安抚这个不安的人。

2.躲在大树后偷偷地看着人走过.

蔺晨是不想梅长苏去金陵的,十二年来,他也只劝过一次。

那时候梅长苏刚刚接管江左盟,镇日里殚精竭虑,他从外面回来就看到他的病人正坐在书案后皱着眉头揉着衣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说长苏啊,你这么不爱惜自己也就罢了,可别砸了我琅琊阁的招牌。

梅长苏抬头温温柔柔的冲他一笑,有蔺少阁主在,我不怕。

蔺晨抖了抖,你这又是算计我什么呢。

不过是见少阁主从金陵回来,想问问有什么见闻而已。

啧,就知道你一直惦记这个。

蔺晨从袖中拿出一张写满字的纸,给你。

看着梅长苏接过纸低下头认真看的样子,莫名有些酸意,虽然那是自己写的,可是被忽视的感觉真的很不好,无奈,蔺晨他问,你还真想着回金陵不成?

必须回,梅长苏头也不抬。

蔺晨盯着梅长苏低头时领口露出的那细白颈子,道,金陵那种能吃人的地方你去了可就难回了。

也没打算回来,梅长苏仍旧头也不抬的研读着那张纸。

真是个没良心的,我辛辛苦苦把你救回来,你却自己要去赴死。

梅长苏终于抬头,仰视蔺晨,我不仅仅是梅长苏。

蔺晨无言,自此再没提过。

离别那天,蔺晨将药给了梅长苏,然后转身离去,说什么我可不想送你走,要送也是你送我。

琅琊阁有一棵石楠树,正值夏日,枝叶浓密,蔺晨坐在树枝上看着梅长苏坐马车离开,他想下去拉住梅长苏说我和你一起走。可是不行,他还要去南楚,帮他的长苏。

3.至今未归还的笔.(发带)

蔺晨有一条雪灰色发带,从不见他系过,却片刻不离身。

在南楚的日子里,想起梅长苏了,他就把那发带拿出来看看,这是长苏给他的。

虽然起因是他和小飞流闹结果被飞流剪断了发带,他只得披散着头发,梅长苏在门口站着笑的直捂肚子,待他过来才拿出一条发带说少阁主若不嫌弃先用我的吧。

他就再也没还回去过。

梅长苏偶尔问起,他也搪塞说我养了你这么久连条发带都不给我。梅长苏只看着他,又眉眼一弯,少阁主不会是弄丢找不到了吧。

他没好意思说长苏其实我是给藏起来了,因为这是你第一个给我的东西。

4.对人的生日记忆犹新.

林殊变成梅长苏,这生辰是不是也该改一下。

一日午后,蔺晨懒洋洋的晒着太阳,也不看身边的梅长苏,突然想到此事。

嗯?

梅长苏有些困倦,不解蔺晨为何突然提起此事。

蔺晨也不管身边人的反应,犹自说着,要不然就以你解下纱布的那天为生辰如何?我觉得那于你也算得新生了。

随你。

梅长苏合目睡去,蔺晨起身轻手轻脚的将他抱至屋内榻上。

他真的不喜欢梅长苏在生辰的时候神色黯然的样子,他无能为力,这很痛苦。新生,他告诉梅长苏应该走出作为林殊的回忆,洗雪冤屈,不代表永远沉浸在过去无可自拔。

后来,也就将那天作为了梅长苏的生辰来过,蔺晨在每年的那一天无论如何也是要陪在梅长苏身边的,有时酌一杯酒有时斟一杯茶,再摆上一些平日不让梅长苏多吃的糕点,笑着闹着一天也就过去了。

再后来,梅长苏上了战场,在北境度过了最后一个生辰。

不复白日里骁勇善战,夜色下的梅长苏倚在案边,眉宇间尽是疲惫的神色。

这才是他的梅长苏,白日里的那个人是林殊,他的长苏就为了复活那个人三个月,杀了自己。

再后来,蔺晨也没忘了去给梅长苏过生辰,一杯酒洒在地上,他想着应该说些什么,可喉咙堵着什么也说不出来。

5.删掉了写好的一大堆短信.

在南楚的时候他时常会想梅长苏,一只只鸽子将他牵挂着的那个人的动态报给他,然后又带着他写的关于南楚的进展飞离。

在看到他被靖王误解而吐血,蔺晨恨不得像那些鸽子一样飞到梅长苏身边,可是,他不能,他还有事情要做。提笔写下了一行行的叮嘱话语,又在末尾添上了一句等我回来。都已经准备绑在鸽子身上了,又撕碎了,重拿了张纸写了一句,记得吃药。想了想,扔在一旁,有晏大夫甄平黎纲他们在,比他管用。复又写道,等我回来。自嘲一笑,也太自作多情了。

纸片如细雪堆在身旁,鸽子扑棱着翅膀踱来踱去,他终是只将南楚进展的那张纸绑了上去。

有些话说了,徒增伤感,

6.每件事我都记得.

帅帐中,蔺晨解下战甲摇着扇子说琅琊阁知天下事,梅长苏笑了一下说你知敌军何时败退?

两个月后。

梅长苏揶揄道,这我早就说过,不算。

梅大人还可以问别的啊。

那,我初到琅琊阁何时醒来?

戌时一刻。

……你这都记得。

自然自然,梅大人这回该认输了吧。

既无赌约,何来认输之说。梅长苏撇过头,不让蔺晨看到自己的耳朵已经悄悄红了。可惜,那时蔺晨正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

蔺晨没说的是,长苏,每件有关你的事,我都记得。

7.情书

梅长苏和他还在琅琊阁的时候,蔺晨曾想写点什么给梅长苏,表明心意。

情书这种存在,蔺晨提笔,想当初我收到过不知多少佳人送来的绢帕书信。

可怎么到了自己这里,一句都不会写了。

看着之前写的什么山有木兮木有枝,什么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什么只愿君心似我心……太俗,太滥!

可又不知道究竟写些什么好。

最后落笔,顾我则笑。

不究上下文,此句最适。

虽然,这句他没有送出去。

梅长苏笑他这几日怎么看起诗经来了,蔺晨合上书,就许你整日捧个书不行,本少爷乐意。

8.「只要静静的看着你就好了.」

只要静静的看着梅长苏,尽自己所能帮他,就好了。

所以,琅琊榜首江左梅郎;

所以,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

所以,从军而行,战甲换却白衫;

所以……

所以他只能看着自己最爱的人死在自己怀里,只因为服下了自己研制出来的冰续丹。

9.只是朋友.

与梅长苏初次行走江湖的时候,很多人问过他们是什么关系。

梅长苏尚未出声,蔺晨总是抢着答道这是我的挚友。

后来,在金陵,有人问他们是什么关系,这次换了梅长苏先说,我的大夫,我的挚友。

后来,在梅长苏合上双眼之前,蔺晨问,我们是什么关系?

梅长苏只唤了一声阿晨,就再没了声息。

10.看着他身旁的恋人,嘴角一如既往地挂着浅浅的微笑送上祝福.

在拔毒的日子里,蔺晨伏在床边听梅长苏梦魇中也在说着“景琰……”的时候,蔺晨就知道,林殊和金陵城中的那位靖王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真是,无望的爱恋。蔺晨嘲笑自己。

后来,他到金陵,看靖王与梅长苏并肩而立,也只能笑着在私下里调侃说你这样真像是靖王妃。

梅长苏仍旧笑的眉眼弯弯,一双桃花眼亮晶晶的看着他,直让蔺晨觉得自己那点小心思怕是瞒不过这人忙扯了话题说飞流怎么还不过来或者吉婶的粉子蛋做好了没。

直到后来,太子殿下召见他问小殊的病情如何,他说能打退北境敌军从战场上下来。

其实,他也没骗这位耿直的殿下不是,能下来又不代表能活着回来。

蔺晨在心底苦笑,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等到这日子终于到头了那一天,他听着怀中人软软的唤着他阿晨,他却再也笑不出声来,勉强扯动着唇角,他多么希望梅长苏能活下来,就像那位殿下所期盼的那样。

终究是,奢望。

怀中人渐渐冰冷,他伸手抚着梅长苏的面颊,你也是爱我的对吧,长苏,可惜时间不对。

雪与火中活下来的人终究离去,活着的人们将渐渐忘了他,到最后,也许只有那一袭白衣的人再执画笔描绘他的容颜,再斟一杯酒与枯骨共饮,再折枝花放到墓前,说,冬日已至,梅郎归否?

无人回答。

莫往莫来,悠悠我思。








相信我,我真的是想给你小甜饼的,可是……半夜写东西我……

QAQ

生日快乐!奔二快乐!

评论(14)
热度(29)
  1. 时遂之森苏择烟@青歌待酒 转载了此文字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