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原创重生】人间未闲

四、两处心思

  苏煦就这么被一路抱着到了谢清和居住的地方,这并非第一个不嫌弃他脏的人,却是唯一一个除了他的家人外肯抱一抱他的人,在他还懵懂的意识里,隐约意识到这个人是可以亲近的。
  一路上有不少清虚弟子看到这一幕,互相交换一个惊诧的眼神,怀玉长老看起来待人十分温柔,可是除了和宗主在一起时,不然还未见他和谁如此亲近过。
  “好了,”谢清和蹲下身轻轻地将他放到地上,从刚才起就不知道这孩子在想些什么,呆呆的,比长大后总是一副假笑的样子要可爱很多,“去沐浴吧,然后到明慎阁找我。”
  谢清和伸手想摸摸他的头,突然想起这小子现在还和泥猴似的,也就放弃了。却见这孩子怯怯地看着自己,他终是没忍住摸了上去,“怎么了?”
  “师、师父,在哪里沐浴啊?”小孩子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又因为怕惹人生气声音极低,后一句几乎是含在嘴里的,和台前那个一心拜师的模样相去甚远。
  嗯?谢清和被他问得一愣,苏煦这个时候刚到披褐苑,有不知道的地方纯属正常,而谢清和下意识的把他当成了那个和他一起住在这里数十年的人,而那个人,最开始看着他时眼眸中也是从不加掩饰的孺慕之情到后来隐隐流露出的鄙夷不屑。
  “我带你去。”他站起来,左手握了一下拳,终究还是没伸出去。
  苏煦静默地走在他身后,谢清和的步子放得很慢,他需要时间来适应这一切,上一世他遇到苏煦的时候对方已经长大,第一世记忆里的幼年苏煦已经太过遥远,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孩子相处,尤其是,他还想改变这个孩子原定的命运轨迹。
  披褐苑的仆人都是谢清和用幻术所化,行走之间只有微微风声,以至于这里常年都静悄悄的。现在加了个苏煦,初来乍到,虽然看什么都新奇,也不敢问。一股从未有过的沉闷之感渐渐涌上谢清和的胸口,压抑至极。
  及至一处写着“涤烦洗心”的房屋前,谢清和才觉得稍稍放松,他推开门,里面已有二人在等候。见到谢清和进来,二人躬身行礼。
  “你就在此沐浴,”谢清和将苏煦领至他们面前,转身欲走,又不得不嘱咐几句,“新的衣服我会让他们给你送来,你这身衣服已不能穿了,不过也会洗干净了收好,是弃是留由你。”
  “……是,”苏煦看着他师父听到这句话后要离开的身影,不由得再次跟上,“师父要去哪里?”
  谢清和闻言失笑:“我还有事要处理,沐浴后让他们带你到明慎阁找我。”
  这是披褐苑最大的一间浴室,内里有一木质黑漆款彩世外桃源图八扇围屏,其后才是浴池。浴池用白石铺就,在谈维臣居住时为他所专用,而他喜净又爱以香魂花瓣入浴,故此池常年香气氤氲,极为雅致,有童仆侍立于此,日久,竟也染上此间清芬,经久不去。
  待到谢清和居住时,偌大苑中就只剩他一人,无聊之中他将这里改了名字,又舍了花瓣浴,再使用时仍是心生不愉,索性就弃置此处。后来,他收苏煦为徒,思虑之下将此处重新启用,并赠给苏煦,难得对方也喜欢,这一世他也懒得想了,径直带到这里。
  苏煦确实初次见这般精致的浴室,他家中贫困,只有很偶尔的时候,母亲会做一大壶水,倒进往常洗衣的木桶里,再加上半桶溪水,给他从头到脚洗一遍,平时,他都是到家附近的溪流中洗洗了事。后来父母过世,长姐卧病,他到处给人做帮工,闲暇时还要求医问药,连溪边也不常去了。
  除掉衣衫鞋袜,苏煦将这些放在池边的地上,虽然有置衣架可供摆放,可他看着衣衫上的泥土灰尘,生怕那处污了。他走到池边,小心翼翼地进入水中,水温偏热,慢慢伸展开四肢,只觉十分舒适。透过朦胧雾气,他看到浴池的一边放着几个竹筒,又有一些雪白巾帕折叠好放着。
  “侍水、侍沐伺候您擦洗。”
  是那两个在外间见过的白衣人捧着帕子不知何时进来的,乍然出声使得苏煦一惊。他从池中慌忙站起,连声道着不用。那两人见他的样子也不奇怪,只说是奉了谢长老之命。苏煦这才忐忑地接受了他们的伺候。
  细致的沐浴过后果然十分清爽,苏煦轻轻触摸着两人捧来的白色里衣及虾青色外杉,这些比他从前只敢在绸缎铺远远看一眼的珍贵衣料还有柔软顺滑,这是,师父给他的。他想起沐浴时自己干枯发黄的发梢,与之前师父抱着他时他不小心抓到的墨色柔顺的发丝,他那时怕极了,好不容易才求得师父收下他,若是因此被师父厌弃……他急得险些哭出来,耳边却传来轻轻的笑声,师父左手托着他,右手拍了拍他的背,虽然并未说什么,但安抚的意味很明显,他这才不再惊慌,安稳的待在师父怀里。他以后,也能长成师父那样的人吗?

评论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