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玉墨】谁偷了我的葡萄汁?(三)

前两篇链接(一)(二)

预警:严重OOC,脑洞奇怪,无端小天使和沧溟小天使出没。前情这种东西我居然写了这么长???本来准备分上下两部分完结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玉离经险些被这人噎死,看看人家两个孩子,他虽然不大愿意别人用同情的眼光看自己,但是和这个‘刻薄的’白兔子比起来简直是小天使好吗,嗯,他说的是曾经听海外传教士讲过的白白胖胖带两个翅膀的小孩。

“短不了你的,等亚父到了就好”他一说话,这三人就都凑到杯子口看过来,“你们,凑过来做什么?”

“大哥,他情绪不同会有不同的波纹啊,”刚刚还被玉离经在心底唤作小天使的远沧溟用一种发现了什么不得了事情的模样盯着他。

“沧溟,不得无礼。”

哦,那你能不要试图晃动杯子么。玉离经有点头晕。

熟悉的过程用了将近半个时辰,玉离经被墨倾池交给远沧溟和邃无端保管,防止被仆人扔掉……这么说来,远沧溟扇子摇得更欢了,“不知会不会坏掉呢,”他笑得一脸纯良,“我最近和大哥学了好多法术呢,有一个就是保存食物的,要试试吗?”

不,我拒绝。玉离经摇头,杯子中的葡萄汁又泛起了一圈圈的波纹。

“我尚有些法力留存,不过难以支撑长时间的化为人形罢了。”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些别的计量,这却是不能说的,想了这么一圈的玉离经,居然忘了反驳自己不是食物。

“既如此,你便先在我们这里安顿下来,”墨倾池说完便向厨房走去,耽搁了这么久待会儿饭好没好小家伙们就该饿了。

墨倾池放任玉离经和沧溟无端在一起是确定了经过自己的教导两个孩子不会轻易相信别人,当然,也不会欺负对方。

“维持人形真是累啊,”远沧溟把扇子放到书桌上,“无端,我们也变回去歇会儿怎么样?仆人们这段时间应是不会过来的。”

邃无端捧着装了玉离经的杯子,小心翼翼的放到茶几上,险些要盖上杯子盖的时候被玉离经及时制止才罢休。

“也好,”邃无端维持了一整天人形也累得够呛。

嗯,远沧溟的本体是雪地松鼠,玉离经暗暗点头,是个挺可爱的白毛。等到邃无端化形时,玉离经就不淡定了。

-未完-

附:卡文了

评论(2)
热度(4)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