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地人/殊觉】暗明(一)

CP:地冥/人殊x人觉

预警:一切为了肉,OOC严重,腿肉不好吃QAQ

下一篇戳这里:(二)

永夜的钢琴声萦绕在他的耳际久久不去,幼弟森冷的笑声由远及近。

人觉有多久不曾见过阳光,外面世界的金雨撒过的地方撑伞降临的人在百年前就已由宝蓝色发丝的人代替,偏偏,他的两位好友竟然没有发觉。

“真是被忽视的彻底,”越骄子贴在他耳边说话,“就算这样,你还爱着他么,我亲爱的兄长。”

忽略被热气吹过耳畔的不适,人觉垂着头不加反抗也不给予一丝回应。

从玄黄三乘初初成立就明白的道理,地冥追逐着他的曙晨,天迹也只当他是处处挑剔自己的毛病,两人彼此争端不断,人觉处在其中虽扮着和事佬的角色,却也知道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他还是不可控的偏向了地冥,这心思一起就是永不见天日的暗恋,就如现在囚禁着他的山洞一般阳光在崎岖遥远的地方,处于洞穴最深处的他却被锁着除了与阴冷潮湿的山石相伴丝毫不得解脱。

见他没有反应,越骄子也不在意,他的兄长就是这样,仿佛丝毫没有底线一般包容着他,或者说是纵容,幼时他惧怕寒冷,兄长就抱着他以身暖他;后来他想学武功,兄长就避开玄尊偷偷教他;到现在,他用锁链铐住他,羞辱他伤害他,非常君也只是在最初的挣扎过后便放弃了抵抗……这就是他的兄长,永远的高高在上,永远用一种悲悯的神情对着他,站在阳光之下,像古书中君子一般温润谦和。而他只能蜷缩在暗处,看着他的兄长,接收着他赠与的好意,慢慢地由感激变成了怨恨,他也可以的,一样是人鬼之子,以人为主以鬼为主有什么区别,如此待他的玄尊乃至世人,心中生的暗鬼岂不比鬼体来的可怖。

越骄子的手慢慢伸入了非常君的衣襟,他的兄长近日来瘦了些,锁骨越发明显,再向下探去,他触到了兄长的心跳,看吧,再怎么冷漠,他的心也是在激动。遍布红痕的胸膛上两点茱萸颤颤立起,其下乳肉丰满,一把捏去的手感让他忍不住多加爱抚,再用力掐一下那通红的小点,就可以迫出兄长的一声喘息。

附:大概下一篇炖肉?虽然肯定不好吃QAQ

评论(4)
热度(21)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