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填坑…足迹重合已然百年过

关于

【玉墨】谁偷走了我的葡萄汁?(二)

第一篇链接(一)

预警:严重OOC,注意避雷。沧溟小天使和无端小天使出没。

兔……兔子,墨倾池简直要被气笑了,想他活了这么多年,居然被认成那群只会啃胡萝卜的兔子?幸好他现在是人形,不然他的耳朵肯定已经折向后面,像什么呢,大概是丛林中的垂耳兔吧。

‘你变个模样不就能走了,我看你的修为应是可化为人形。’把你买走还要花我辛辛苦苦挣得20文钱……勤俭持家的墨郎君是不乐意的。

‘……我还你300文,这个价都能买好酒了,如何?’

‘不如何,至少一贯。’

‘……光天化日你竟然抢劫!’

“郎君,您要几杯葡萄汁?”

‘怎样?不然我就买你旁边这杯。’

‘算你黑……成交!’

“店家,”谈好价钱的墨倾池拿起了这杯会说话的葡萄汁,“劳烦再拿两杯。”

60文,可以给家中的孩子买一百张白纸了,墨倾池看着手中的葡萄汁摇了摇头,这家伙说的一贯钱也不知真假,就当是行好事罢。

‘兔子,你要不把我放篮子里,这么捏着我感觉怪怪的。’

墨倾池当没听到他的话。

‘小白兔,你把我放到篮子里吧。’

墨倾池甚至都不想辩驳,只是默默地将杯子捏紧了些。

‘哎,你不喜欢我这么叫你?你再皱眉你的眉毛就要飞天上去了好不……唔,他们叫你什么,墨郎君?’

……

“大哥今日竟买了三杯葡萄汁,难不成改了胃口想吃些甜食了吗?”

墨倾池远远的就看到沧溟站在院门前张望着,待他再近了些,沧溟便望见他了,蹦蹦跳跳地走到他跟前来,摇着一把扇子冲笑得开心。

“这两杯是你和无端的,”墨倾池说着将篮子递了过去,“等下我去做些红烧肉,这几日你们法术练得不错。”

咦,大哥真是要喝葡萄汁?沧溟用扇子遮住脸,看着欲往厨房而去的背影,原先让他尝一口都被嫌弃得够呛,难不成是发生了什么。

“哈,小小的娃儿深思的模样真是可爱,是阿墨的孩子吗?”

突兀而来的清朗男声似乎是从墨倾池身边传来,拎着篮子的远沧溟吓了一跳,这院中除了墨倾池和他不过是一位洒扫仆人,这声音由何而来?

墨倾池无奈停下脚步,转向身后,正看到沧溟狐疑地望向他。将手中的葡萄汁往前举了举。

“我已经将你带回来了,你还不准备自我介绍一下吗。”

远沧溟惊异不定地看向那杯葡萄汁,正赶上邃无端见沧溟久久不归出来寻找,这杯中有人?

“师尊,”邃无端上前行礼,目光也瞟向那个看起来没什么不同的杯子,“发生了何事?”

还不等墨倾池回答,远沧溟已经从吓得我扇子差点掉了转换到天啦噜无端我跟你说我以为大哥是想喝葡萄汁了没想到他居然拐带了个人回来难不成我要有个大嫂了再过一阵咱们就有小侄子可以玩了诶不对大嫂好像是男的哎大哥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没想到这么开放啊的模式。

“嗯,”无端看着杯子点头,“见过师娘。”

墨倾池的脸稍微扭曲了一下,“别听沧溟胡说,”说着他又晃了一下杯子,“可以开始自我介绍了吧。”

“行行行,你别晃,我头晕。”杯子中的葡萄汁泛起了一丝涟漪,“在下玉离经,来自西域,化形途中被仇家重伤以至于被人榨成了汁。”

真是个听者伤心闻者落泪的故事,“一贯钱?”

未完待续

附加:我又想了新的脑洞现代AU的婚纱照以及另一个回忆的脑洞……哎,慢慢填坑吧QAQ

评论(4)
热度(6)

© 苏择烟@青歌待酒 | Powered by LOFTER